锦生

猫雷猫卡出没


     自从雷狮把他弟弟带到家里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一度以为他会像雷狮一样不是个好养的主子,没想到他意外的乖巧,平常不怎么叫,也从来不抓东西,雷狮的不良习惯比如喝鱼缸水他也会时不时提醒下。这简直是所谓的别人家的猫了,完全没有雷狮的脾气那么令人难以捉摸。

     其实他确实很像雷狮,不愧为他的弟弟,一开始到家时对我是各种戒备,只要我一和雷狮待在一起后就会用一种危险的,类似凶兽的目光注视我,像是威胁我不让我伤害他的哥哥,明显是没有信任我。他不会抓我,也不咬人,只是那样戒备的,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静静地注视我,似乎在审视些什么。

     我不太记得得到他信任是什么时候了,只是感觉到他对信任的人是真的很好,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雷狮一直以来都这么的重视他,即使有温暖的房间和壁炉可以享受却完全不在意,即使外边冷风呼啸也要带着一袋多一份的食物出去找他,和他在一起了。他真的是个很好的孩子,心思很细腻,也能看清每个人是什么样的。对于人品有问题的人,哪怕那个人对他再好,他都不会施舍哪怕一个眼神。

     他们兄弟俩虽然都是保留着像野兽一样原始的野性的,但是他们也有着作为猫的别扭的温柔。师父忌日那天从他的墓园回来后我心情一直不是很好,师父生前帮了那么多人,墓前送花的除了我却只有两束,其实往年都只有我一人去送花,看望他,不知今年是不是有人送错了还是怎么样,毕竟他老人家去世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想起过他。我的心情真的有些压抑,因为我知道,师父正渐渐被这个世界遗忘。我以为我把情绪隐藏的很好,可还是被他们俩发现了,我快要哭出来时他们两个一起跳上了床,雷狮坐在我腿上,卡米尔钻到我臂弯里,他们也没叫,就静静地陪着我,却瞬间驱散了我心中的所有阴霾。

     人无完人,同样的,猫无完猫。卡米尔确实很听话,但令我无奈的地方也是有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对蛋糕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执着,第一次我是一边吃着小蒸蛋糕一边喝红茶看电视,他就在底下一直直勾勾地盯着我,准确的说是我手中的蛋糕。最后他终于是跳上了沙发,愣是叼走了我手中的另一半蛋糕。诸如此类的事,总是发生。

     我该感叹遗传基因的强大吗,卡米尔他好像真的很像雷狮。

雷猫出没


     这几天雷狮一直把我往他的食盆那里带,好像在暗示我什么,也总是时不时蹭蹭我,表现的有些诡异,今天去超市了才想起来我有好久没有给他吃罐头了。真没想到他还会有这样的一面,是在撒娇吗?虽然雷狮撒娇什么的总感觉听上去很惊悚。

     秋天了,猫咪们也变得胃口大了,雷狮就是很好的例子,胃口突然大增,平时的量现在已经完全不够,无可奈何,为他做的吃的也新加了其他很多食材,今天还又要吃罐头,不知道是因为秋天还是因为他在外边做了什么。但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雷狮的体重已经开始直线上升。但很显然,雷狮并没有意识到,还吃的津津有味,谁也不理。

“雷狮啊,再这么吃下去,你就要变成猪了。”

     虽然是温和地摸了摸他的毛发,话语里也完全没有恐吓意味,进食的他却突然停下了动作,转头用一种带有危险意味的眼神看向我。

“对不起,你继续吃,我什么都没说。”

雷猫出没

这是我与雷狮相识的故事。

     最近在我的花园里突然出现了一只猫,他几乎每天都会在我的花园里晃悠,晒太阳,甚至吃我的花。他身材非常匀称,身手也很好,第一次看到他时他是蹲在花园里的那棵树上的,那天我总觉得有股视线,去到花园里才发现是只猫。他见我向他走来直接从树上跳到墙头离开,给我的印象是他很奇怪,盯了我那么久,我走过去他又扭头就走,还以为他是想要吃的。

    
     那次后,他每天都会蹲在那棵树上看着我,无论我在做什么他都不会缺席。我觉得在一个人的生活里出现一个小身影的陪伴是件很幸福的事,再加上我本身也很喜欢猫,我便试着和他打好关系。慢慢的,他终于愿意从树上下来到树下坐着,然后愿意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了,最终愿意坐在窗台上隔着窗户看着我,但是始终不愿意吃我给他的东西,他的戒心真的很大。

     我觉得我有些取得雷狮的信任是在一个晚上,外边下着大雨,他的毛全都湿了,身上还有流血的伤口。我着实被吓了一跳,我本以为这么大的雨他不会再来这里而是在一个舒适的地方躲雨然后睡上一觉。他平时都有打架,伤口都不是很多,从来都不允许我摸他,更别提上药了,这回他身上伤口比往常要多,而且已经沾了雨水,我直接走到院子里把他抱到了家里,他挣扎很大,我的身上全是他挠的伤口,给他上药时他全程都在抗议地喵叫着,但是没有炸毛。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他叫这么多,这么大声,感觉有点可爱。

     那天真的有些冷,我想留他在家过夜,还专门给他做了吃的,但是刚刚做好端着吃的出来时,家里却空无一人,他还是离开了。说实在的,我心里没有不舒服是不可能的。

     他一直都是这样,不管怎样都不睡在我家里,哪怕我和他已经建立了比较和谐的关系,他还是会在我不注意的时候离开,等我回过神来时他早就不在了。

     也许在外边还有他觉得必须要去陪伴的存在吧。


     师父他还在世时一直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助他人,从来不求回报,但遗憾的是他过世后并没有人来他的墓前看他,一直都只是我来陪陪孤零零的他。

     他的墓在山顶,从那里可以看到整个国家,这里是他亲自托付给我的,他说想要在死后也能守护着这个国家,我自然也是照做了,将他葬在了我们经常休息的树下,那是个不太起眼的地方。

     自从凹凸大赛结束后,师父的墓前总会多一束花,而在那专门为死去的人祈福的节日里,河上飘着的河灯中刚刚放下去的其中一个,上面刻着的是师父的名字。这着实是件令人幸福的事,不知是哪位,不知是否受到过师父的帮助,无论怎样无论是谁,都令我感到幸福欣慰。

“真的是太好了,师父,在这世上除了我以外还有人在为您祈福,还有其他人记得您。”

     那个送花和放河灯的人其实我大概知道是谁,我曾几次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和在风中飘扬的头巾。

“谢谢你,雷狮。”

    

两人一猫,一切刚好

凹凸大赛已结束有些时日了,本应只活下一人的残酷战场到最后竟发生了逆转,成了一场对黑暗的讨伐,那时的记忆现在想起来感觉还是像梦一样,大家一起合作的身影真的是让人不自觉地露出笑容,虽然过程艰辛,受伤也有些重,但是我们看到了自己最希望看到的结果,而几人间的关系也变得和睦了些,除了嘉德罗斯一如既往的想找格瑞切磋。

如今我和雷狮住在一起,我们已经交往一段时间了,在一起的日子都是些再平淡不过的日常,有时也吵吵架拌拌嘴,但最后都会和好。

在我的执意要求下,我们有了一只可爱的猫,虽然有次意外的发现他比起我们更喜欢格瑞让人有些寒心,但还是非常喜欢他的。虽然雷狮平常一副嫌弃他的样子但是时常不自觉露出的柔和些的目光却让人不能无视。

想到着突然发现一直没有看到他们俩的身影,也没有听到声音,家里安静的异常。但碍于在准备交往纪念日的蛋糕所以等到将蛋糕装饰好放上桌子后才去找,最后在阳台的躺椅上发现了他们,一人一猫睡得正香。猫咪趴在雷狮的臂弯,而那人睡得很沉也没有发现我的到来,他们发出的浅浅呼吸声让人心安。

我转身去房间里找来一张毛毯小心翼翼地盖在他们身上,随即弯腰在一人一猫的额头上留下一吻,再小心翼翼地离开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书等他们醒来。

其实这样的时光才是最幸福的。

骑士的勋章

这片地域有着让人无法挪开眼的美丽景色却不知为何一直没有人来,不远处有一条很大的河,清澈的可以看到底,水虽然有一点点深但是不是很急。山坡那边一整片的全是各式各样的野花,微风吹来总会让人闻到舒心的花香。当时霸占这片地区的积分怪已经被我清除掉,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才对……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这里是很让人舒服的地方,我常常在这里散步,也常常……碰到雷狮。不过也不奇怪,这里的景色这么美,他会喜欢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不知为何今天雷狮他迟迟未来,也许是有什么事要做吧。这里似乎变得更清净了,也变得有点空荡荡的。

无聊的一边折着纸船一边散步到河边将纸船放在河面上,目送它远去后自己也褪去衣物坐在河中任思绪放空。我曾听我的骑士兄弟们说,将想对已故之人说的话写在纸船上再放在河面或者海面上让它飘走,那已故之人便会收到。不知师父他有没有接到纸船,如果他看到了的话一定会说我折的粗糙并亲手教我折。在我印象中他好像一直很喜欢给小孩子们折纸,总是那样温暖的笑容。

思绪正在已经消逝远去的故人身边徘徊着不料身后竟传来了脚步声,还是走到一半因为什么事突然停止的脚步声。我知道是雷狮,我也知道他为什么停下,我感受到了他凝视着的地方,他在打量我身上大大小小的疤痕。对此我只是轻轻一笑从水中站起,没有过多在意。

“雷狮,那是骑士的勋章。”

雷猫出没

     雷狮是只养不熟的猫,也不能说完全是养不熟,我能看到他的改变和他所存在的隐隐温柔。他虽然一直都与我保持着一定距离,但是却不是非常生疏。他很通人性,知道他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也能听得懂我的话,我说他最近有长胖他都会听的懂,并扭头给我一个不悦的眼神。

     雷狮他很爱抓人,而且他的爪子被他磨的很锋利,一爪子下去就伴随着出现疼痛感和涓涓流出的鲜血。每次上药消毒时难免会有些不太好受,而他似乎知道是他的错,每次我上药时都会走过来缩短我们间的距离,静静待在我脚边,那时的他是完全不介意我摸他的,平时可见不到这样的他。

     雷狮的爪子确实是个问题,牙齿还好,他知道分寸,受大一点的伤口几乎是很少出现,而爪子他所因为他自身的脾气不好把控,朋友都劝我说趁早把他的爪子剪掉,不然总是受伤。我每次都是笑着感谢他们的好意,回家却并不会剪掉雷狮的爪子,因为他有着自己的领地,有着自己的自由,他会和敌人打斗,会狩猎猎物,那是属于他的生活,我剪掉他的爪子无疑是件残忍的事。

     雷狮他是需要包容的,需要关爱的,他不仅仅是个有着猛兽灵魂的,通人性的猫,同时他也是需要家的温暖的。我知道他已经开始认可我了,因为他最近每次从外边回来都会叼些半死不活的动物回来,每次都能刷新我的认知。更要命的是每次他都会用爪子按住我的脚不让我走,似乎是想看着我吃完,每次我都是拼了命哄着他才能让他放过我。

     我不知该怎么向他解释清楚,每次我对他说我不吃这个他都只是把那地上的半死不活的动物往前推一推,喵叫着催促,非得看着我抱起那可怜的动物才会放心走开。我知道这是他给我的礼物,虽然会有些麻烦但我还是会比较幸福开心,因为对于我来说这是个有着甜味的烦恼。

爱有来世


     经过了5年的实验,我和秋终于证实了来世的存在,发明了可以去往来世的机器,我们用尸体实验,从机器的显示屏上得知人死后并不是一片虚无或是永无尽头的黑暗,他们将前往的也并不是天堂地狱,而是自己的回忆里,在自己想要改变的时间点重生。

     令我和秋都没有想到的是,这项研究却使得全球近4百万人自杀,我们的本意并不是这样,研究发表后秋便和参与共同研究的卡米尔和金隐居,由于如今事态,他们在一个海岛上建造了收留自杀未遂的人的避难所,为他们提供生存下去的理由。

     我坐在前往海岛的船上,呆呆地望向窗外的海浪,当年师父也是葬身于这样的海,为了救我。当年有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坐着游泳圈飘向了远处的海,他的母亲看着渐渐远去的儿子嚎啕大哭,身边却没有一个人出手相救,不忍那孩子遇难的我在师父不知情的情况下跳到水中游到那孩子身边,却不料风浪实在太大,我自身也只是个少年,一个个浪将我拍入水中,在意识将要模糊前,师父游到我和那孩子身边,推着我们前进,距离海岸太远,海浪大的异常,师父只是大喊了我的名字,用力将我推走,随后便再也没有了身影,我想,应是沉入了黑暗冰冷的海中吧。

     正当我沉浸在最令自己痛苦的回忆中时,一个男人默默坐在了我的身边。

原来这船上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么。

     他转头打量着我,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并询问我的名字以及为何去往海岛,我只是告诉了他我的名字。我注意到他的样貌与卡米尔十分相像,应该是他的亲戚,肯定是去找卡米尔的。一路上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我们的很多理念并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相互对立,虽然如此,我仍旧觉得他对我有种莫名的吸引感,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雷狮?这个人以及这个名字都让我有种似曾相识感。

     下船后,他与我分道扬镳,我注视他走向避难所,而自己则找到一块巨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其绑在身上,走向大海。随着海的越来越深,身体也越发沉重,海水到了我的脖子,我即将被其淹没,意识也变得模糊,耳边似乎有着什么声音越来越近。

师父,您等等我,我马上就去改变您的命运,不能让您待在那黑暗的海中,还请您稍等片刻。

     出乎预料地,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身子似乎贴上了一个温暖的胸膛,耳边传来了雷狮有些急躁的声音。

“喂,安迷修,死了没?”
“咳咳……你就这么盼望我死?”

     不知为什么,就就连他的胸膛和他的气息都让我如此的熟悉,与他相对视时,会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和他在一起会感觉温暖。我不可能是与他上演所谓的俗套一见钟情,他是有着那样恶劣世界观的男人,我怎么可能与他一见钟情。

“安迷修,我和你见过吗?”

我知道,他一定也有与我相同的感觉的,也许是我们忘记了什么吧。

“我才不想和你这种恶党见过,也许是前世见过吧。”
“哦?看来我们是冤家路窄了?”

     脱下湿漉漉的衬衫,换上他的外套后我们一同前往了避难所,虽然很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但路上我的心情并不全是美好的。我真的很想再见到师父,我必须改变他的命运,我必须前往来世。

     似乎命运早已注定了我的死亡,即使被雷狮相救,却也还是逃脱不了很久。我们已经来到这里1个月了,期间我尝试了很多方法想要前往来世,却都被雷狮相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可以在准确的时间出现在准确的地点,但这次,属于我的死亡还是如期而至。

     那个隐藏在人群中的复仇者将手枪对准了秋,诉说着自己的怨恨,他的家人因我们发现的来世而死,在他诉说时我已经来到了秋的身边,在他开枪的那瞬间将秋推开。

     体温与血液一同流逝,眼前的画面变的越来越白,脑海中有记忆在源源不断地涌入,眼前的白光散去后,我睁开眼睛,如我所料地,我又回到了与雷狮相遇的船上,不久后再次遇到了表情复杂的雷狮。

“雷狮,你知道吗,你陷入了一个循环。一开始你与我是恋人,这就是你和我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感的原因,而自从你第一次没能来得及我开始,你就陷入了循环。而现在你也快到时间了。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雷狮,但是我真的有我需要做的事,抱歉,谢谢你。”

     寂静的世界中传来了卡米尔焦急的声音,雷狮独自启动有风险的来世机器,已经救治无效死亡。这个世界消失后,我真正的来到了来世,那是一个没有了雷狮的世界。随着年龄增长我忘却了一切,只记得一个不能忘记的模糊身影。直到来到那熟悉的海滩,我本想游去那孩子身边,却被一个熟悉的身影阻拦,他完成了我想完成的事。

     我走到他和他道谢,试探间发觉他并没有关于我的任何记忆。我只得无奈地笑笑,转身准备向早已等候多时的师父走去,还没迈几步,胳膊突然被一个人大力地捏住。

“喂,安迷修,你想跑到哪里去?”

    

雷猫出没


     雷狮他是一个不太容易相处的猫,他不喜欢与人接触,只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一开始他总是不和我有亲密的距离,好在随着长时间的相处,他心中的安全距离正在一点点的缩小,我可以和他有越来越多的互动,他也不再那么认生了,可即使这样,他身上的野性也依旧存在。

     如果我背对着他,那他一定会很开心地突然扑上来对着我的后背或者腿什么的地方又抓又咬,当我坐在沙发上看书时他会在旁边的地面上静静地挪动步子压低身子,然后出其不意地跳起来扑到我身上,那动作应该是想要咬我的喉咙,就像是在捕猎一头羚羊。

     这些动作固然恐怖,好在他有自己的分寸,不会真的把我伤的很重,他的这种兴趣真的会让人很无奈,也会让人觉得他其实很可爱。

      也许他是有着强大的如猛兽的灵魂吧,我坚信着这一点,不仅仅是因为之前我做的他变成一个男人睡在我身边梦,更多的还是他那双眼睛,他的眼神总让我觉得他不仅仅是只猫,那是很说不清的感觉。

     我的猫雷狮,他一定是有着一个强大而不羁的灵魂的。

雷猫出没

      今天买完菜回来只看到了破了洞的纱窗,却没看到雷狮的身影,我连着呼唤了几声才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微弱的猫叫,他显然是不太乐意让我过去的才在我呼唤很多次后回答我。

     哎,这猫性格真是够别扭。

     走进了卧室里后映入眼帘的竟然是被毛线缠的死死的动不了的雷狮,他就那样歪着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那里,爪子上还挂着半截围巾,上半截已经在他的魔爪下变成了毛线。但是雷狮显然也得到了报应,几乎所有线都缠在了他身上,就连尾巴上都有。这样的事也是常有的了。

     雷狮有个毛病,他总是喜欢躺在我的衣服上,明明有舒服的沙发,却偏偏要躺在我的衣服上,而且有时还会垂死梦中惊坐起,突然用自己的两只前爪有节奏的祸害我的衣服,无论跟他说了多少回他都不会听,反而还会很开心的看着他的杰作。

     不过他也只是只猫,调皮一点也没什么不……等等,这条围巾怎么这么眼熟。

“雷狮…!!那不是我昨天刚刚织好准备送给艾比小姐的围巾吗!你这样艾比小姐她会挨冻的!”

     而且为什么不在我没完成的时候捣乱偏偏我织好了下手,这究竟是什么恶猫行径!哎算了,自己养的猫,自己教育吧。